香港保衛戰(日語:香港の戦い),又稱香港攻防戰、十八日戰事、香港戰役,指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軍國主義侵略亞洲鄰國時,1941年12月8日起進攻香港期間的戰役。
1941年1月,日本天皇裕仁下達了進攻香港的密詔;經過緊鑼密鼓的準備,11月,東條英機首相下達了進攻香港的命令。進攻香港的具體時間定在12月8日,這次行動的代號是“花開,花開",與偷襲珍珠港幾乎同時進行,從而拉開了太平洋戰爭的序幕。[1] 至同年12月25日,香港淪陷,香港總督楊慕琦爵士宣佈全體駐港英軍無條件投降,開始了日軍在香港三年零八個月的管治。[2]

名 稱: 香港保衛戰
地 點: 中國香港
時 間: 1941年12月8日至12月25日
參戰方: 大英帝國,中華民國,日本帝國
結 果: 日軍佔領香港
參戰方兵力
英軍 13000人
日軍 39700人
傷亡情況
英軍 1720人陣亡,2300人受傷
日軍 683人陣亡,1413人受傷
主要指揮官
楊慕琦,莫德庇,酒井隆

1. 戰役背景

日本自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即展開對中國的侵略。1937年7月7日,中國抗日戰爭全面開展,日軍迅速佔領華北及華東大部分地區。由於中國東部沿海一帶落入日軍的控制範圍內,廣東省一帶的華南沿岸地區成為了中國從外地輸入各種物資的重要補給點。為切斷這條補給線,日軍於1938年10月1日在廣東大亞灣登陸,並迅速攻佔鄰近地區,廣州在10月21日陷落。而部分日軍亦駐守於深圳的深圳河北岸,與英軍為界。英國明白最終會與日本一戰,遂於1937年後逐步加強香港的防衛。
在1937年至1941年期間,在中國抗日戰爭中作為中立國的英國政府,仍然刻意維持香港的中立地位。這段時間進入香港的中國國民革命軍一律根據國際慣例,繳械後送入集中營。而香港的華人雖然亦有為祖國對抗日本的戰事出錢或出力,但是一切都需要在不影響英國和日本關係的前提下進行。然而,日本當局仍對此感到不滿,曾多次向香港政府抗議香港華人的反日行為。
在1941年9月10日,身穿殖民地官服的楊慕琦爵士於皇後碼頭登岸履新,正式接替早前以健康理由辭職的羅富國爵士為香港總督。 楊慕琦抵港後在9月25日第一次召開立法局會議,當時香港市面仍未料到兩個多月後日軍會入侵香港,楊慕琦更想不到三個月後自己竟為日軍所擄。正因為英方相信日本不會宣戰的關係,雖然大批難民從內地湧入香港,但市面情況則仍然一概如舊。而他本人甚至在12月6日前往半島酒店出席慈善舞會,香港表面上可謂一片歌舞升平。
根據1922年《華盛頓海軍條約》規定,英國不能在太平洋範圍內部署軍事設施,使香港的設防工作受到限制。九一八事變後,英國亦開始擔心香港長遠也會受到牽連。英國在1933年的“倫敦海軍會議"中通過廢棄《華盛頓海軍條約》。於是由1935年起,香港便開始展開其預算高達五百萬英鎊的防禦計劃。
1937年底,當時剛上任的港督羅富國認為香港難以防守,曾建議香港列為中立的不設防城市,停止所有防禦計劃,但遭反對,認為香港一定要保衛。所以,香港的防禦計劃繼續進行。1938年7月,港英政府通過了《緊急條例》,表面上保持中立,實際上積極備戰。同年9月,更舉行大規模的海陸空演習。大量難民從中國湧入香港,香港人口從1936年的約100萬,增加至1941年的160萬,港英政府更開始規定英藉成年必需入伍義勇軍,又通過條例港督可隨時征用市民財產,主要包括樓宇及汽車。
1941年11月末加拿大政府來了一船援軍,因其軍隊訓練不足,對防衛香港作用不大。 不過,雖說加緊備戰,幅度仍然是十分有限的,在楊慕琦上任港督的時候,香港僅有英兵和印籍英兵約11,000人,再加上本地義勇軍1,387人。此外,在他上任以前,英軍駐遠東三軍總司令曾向時任英國首相丘吉爾請示,要求增兵香港佈防,但丘吉爾認為香港根本無險可守而加以拒絕,由此可見,香港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防守仍然十分脆弱。此後楊慕琦亦未有任何進一步的增兵行動。
香港的防禦計劃包括香港島及九龍多處,以及維多利亞港的東西入口,並均建立了多座重炮及口徑16吋的鋼炮,港島沿岸建立70多座機槍堡,港島沿維港北岸滿佈鐵絲網,上環及青衣對出大海也滿佈鐵鏈,只留青洲硫磺海峽供船只出入。香港島的山頭亦建立了多座碉堡及掩蔽體,渣甸山上更有2座機槍堡,日後對阻撓日軍前進發揮了很大作用。防空方面則主要集中於香港島,劃分了多個防空區域,每區均設有聽音器來辨別敵機方向及利用高射炮擊落敵機,位置包括西灣(現時稱為柴灣)、黃泥湧峽、南朗山、龍虎山及瀑佈灣等。1940年底更積極訓練使用新式高射炮。英方亦於8個月的時間內,在香港島及九龍挖掘了60個防空洞,部分仍保存至今。

2. 戰役過程

開戰初期
經過新界地區的日軍228步兵聯隊
就在日本海軍偷襲珍珠港後數小時,即民國30年(1941年)12月8日香港時間早上8時,由酒井隆所指揮的日軍(第23軍第38師團)以工兵及步兵作先遣部隊一共五萬軍隊從深圳進攻香港。負責防守香港的包括有英國、加拿大、印度士兵和香港義勇軍,總共約一萬五千人。然而英軍自始即處於非常不利的的位置。日軍不單有陸上有數量上的優勢,而且英軍的空中力量異常單薄,只得五架舊式軍機可以使用。戰事一開始,日軍便出動空軍轟炸啟德機場,將英軍的飛機悉數摧毀,取得香港的制空權。英國海軍僅有的三艘驅逐艦其中一艘亦被炸沉,其餘馀兩艘則負責將英軍家眷撤離,倉皇離開往新加坡。
九龍陷落
負責防衛九龍及新界的,是一個稱為大陸兵團約5千人的英軍和印軍,其

日軍38山炮兵聯隊橫渡大埔廣福橋
總部設九龍塘,包括第二皇家蘇格蘭營、旁遮普第十四團二營,拉吉普第七團五營,香港義勇軍第一連及炮兵及一小隊增援加軍榴彈兵。根據預定的計劃,英印軍放棄難以守衛的深圳河,而將主力放置在九龍北面的山地上,稱為醉酒灣防線。日軍第38師團下屬三個步兵聯隊:第228、229及230聯隊,在12月8日早上起從正面越過深圳河,向南進發,228聯隊經林村上鉛礦坳,229聯隊經沙螺洞、赤泥坪後過馬鞍山出水牛山,230聯隊先去錦田、元朗及青山灣,沿青山公路出荃灣。英工兵和一連旁遮普軍破壞大埔公路及九廣鐵路,但未能阻慢以土井定七大佐為首的日軍228聯隊的前進。到了12月9日下午,日軍228聯隊經已抵達醉酒灣防在線城門棱堡PB401。
當天晚上,日軍第228團向PB401突擊,最先發現日軍的是駐守PB401的哨兵Laird下士,並即時用維克斯機槍反抗。A連長Jones上尉隨即派出Rodd中士帶7名普通兵沿管道作出增援,被日軍於管道中氣口投彈打敗。日軍攀上孖指徑直撲位於西部的城門棱堡內A連總部作猛烈攻擊,結果A連連長Jones及第8排長Thomas中尉等被擄,反抗時Thomas中尉被日軍在爆破碉堡時弄至雙目失明,可是Rodd中士逃亡時並無回A連總部而直接去拉吉普營D連免被捉拿。防守棱堡的蘇格蘭營A連被迫退至金山一帶與D連會合。

日軍進攻尖沙咀火車站
12月11日,大陸兵團旅長瓦理士准將曾一度要求蘇格蘭營營長White中校作出反擊卻遭拒絕,並令其他蘇格蘭營向金山撤退。日軍再次向金山發動攻擊,同時在昂船洲的義勇軍炮兵向棱堡發炮試圖作出支援,但都錯誤地打中金山上守軍,使B連及D連連長陣亡,金山失守,總部派出駐城門水塘一帶印籍拉吉普D連救援,醉酒灣防線被突破,日軍並於第二日佔領青衣及直撲荔枝角。總部感到大陸兵團隨時有被大包圍危險,加上九龍總警司向旅長宣告警察放棄九龍,街上滿佈漢奸(即自稱“勝利友"的黑社會分子)搶掠,英軍被迫放棄九龍半島。直至12月12日傍晚,除鯉魚門北岸的魔鬼山外,九龍新界都已完全陷於日軍。12月13日,最後留守九龍的拉吉普營乘驅逐艦撤離到香港島,九龍淪陷。後來日軍曾派代表要求英軍投降,卻遭到港督楊慕琦拒絕。

香港島激戰
數天日軍不斷炮轟及空襲香港島北岸,包括在何文田架設大炮,由廣州飛來日機轟炸多個英軍炮臺、以及通訊和發電設施。防守港島的是從九龍撤出的部隊、兩個加拿大營、第一米德薩斯營(1st Middlesex Regiment),以及義勇軍第一至第七連。總司令莫德庇少將 (Mayor Gen.C. M. Maltby)把港島分為東西兩旅,東旅由九龍退回來的瓦理士准將作總指揮,主要防守銅鑼灣及深水灣以東的海岸線,包括北角至柴灣、大潭至赤柱及淺水灣,總部設在大潭道和石澳道交界的高地。西區則由羅遜准將任總指揮,把守西環及中環海軍船塢、薄扶林及以至香港仔壽臣山等西部海岸,總部設在黃泥湧峽附近。維多利亞城等要塞由蘇格蘭營軍及義勇軍4及7連防守,要塞指揮部及聯合指揮部都設在海軍要塞內。
12月14日,日軍多次空襲香港島的石油提煉廠、橡膠廠及多處民房設施,引發多宗大火,主輸水管破壞,一部分地區沒有食水供應,糧食開始短缺,圍城戰開始。12月15日深夜,日軍企圖在港島北岸強行登陸,遭守軍擊退。12月16日,日軍利用何文田山大炮轟擊港島北岸,波及民居(特別是灣仔區),同時摩星嶺守軍破壞九龍設施及油庫。12月17日,兩連日軍敢死隊強攻北角發電廠附近海岸,遭守軍盡殲。

日軍第10獨立炮兵聯隊在寶馬山攻擊守軍據點
12月18日晚上,日軍擊中北角油庫,日軍3大聯隊的在黑暗的土瓜灣、跑道及茶果嶺一帶先用特制人力推動木筏靜靜地橫過維多利亞港,其後用火船拉動特制登陸艇大規模快速登陸香港島,皇家海軍曾出動幾艘炮艇攔截都失敗,在北角至愛秩序灣由印軍拉吉普營駐防東區一帶登陸,拉吉普營奮勇反擊失敗,營長盧連臣中校及印軍沿柏架山道退敗,229聯隊剿滅拉吉普營A及C連後佔領鯉魚門要塞,攻入義勇軍第5防空兵團駐守的西灣炮臺並進行大屠殺,之後向南大潭及淺水灣推進,東旅曾一度派出加軍來福槍隊C連出西灣解圍,但最後撤退,並一度在柏架山一帶迷路。翌日天曉時,日軍已佔領原由加軍來福槍隊C連及第一義勇軍駐守的柏架山、義勇軍第3連的畢拿山及渣甸山,並向西旅總部黃泥湧進發。東旅司令希望打持久戰,於是命令位於港島東的東旅撤退至赤柱,卻使西旅以東陽明山莊一帶出現防衛缺口。
加軍榴彈兵D連與義勇軍第3步兵連共同扼守渣甸山及黃泥湧峽要道。雖然230聯隊推進渣甸山時遇上西旅守軍而出現了自入侵香港以來未有過的大量傷亡,但228聯隊其中小隊就從陽明山莊突然攻入黃泥湧峽,12月20日西旅總部被日軍突襲,加軍司令兼西旅旅長羅遜准將及僚屬因要突圍全體戰死,莫德庇少將帶旁遮普營及蘇格蘭營反攻黃泥湧峽但為日軍所阻,結果第3連義勇軍全被剿滅,剩下加軍榴彈兵與蘇格蘭營一同退守中峽、金馬倫山一帶,後來西旅改由原義勇軍營長盧斯准將帶領作第二次攻擊但失敗。莫德庇少將堅決阻止守軍被分割,命令義勇軍物資分配軍及皇家海軍轉步兵駐守淺水灣道中段,又命東旅派加軍來福槍隊及米德薩斯營駐守淺水灣及紫羅蘭山徑,東旅旅長瓦理士准將命香港仔旁遮普營A連沿壽臣山推進,皇家海軍派出斯雅那號於南朗山對出大海助戰,但結果大敗,旁遮普營長Kidd中校被殺,義勇軍物資分配軍更被大屠殺,斯雅那號沉沒於東博寮海峽一帶。同日,當時英國首相丘吉爾曾致電報到香港,鼓勵守軍抵抗到底,其電文謂:“汝能抵抗敵軍一日,對於全球之盟軍,仍能有所貢獻。"
此時,維多利亞城內煤氣、電力中斷,衛生環境日差,傳染病橫行,日空軍不時轟炸,不少市民死亡。市區228聯隊日軍於炮臺山打敗北角發電廠內休斯兵團及拉吉普營後,推進至禮頓山據點時遇到強烈阻礙。日軍於12月21日圍攻淺水灣及赤柱地區,米德薩斯營B連及加軍來福槍隊B連在淺水灣酒店一帶英勇反抗。12月22日至12月24日,日軍在山區相繼攻破由西旅的蘇格蘭營及加軍榴彈兵聯防的金馬倫峽、馬己仙峽等防線,市區禮頓山據點失守,剩餘守軍兩營印軍、米德薩斯營Z連及炮兵海軍等轉步兵以灣仔盧押道及船街為最後防線,東旅加軍來福槍隊曾一度抗命,同時防線退守至赤柱村以南,海軍船塢及城區被日軍炮轟而引發大火。

香港守軍司令在半島酒店與日軍談判投降事宜
12月25日,港督楊慕琦發表耶誕文告,鼓勵士兵奮戰。當日下午3時,莫德庇少將(Major Gen.C. M. Maltby)向港督報告守軍無法組織有效的抵抗。港督楊慕琦在撤走部軍政人員後在下午5時至日軍司令部稱降。東旅在赤柱一度不相信投降令,繼續有效反抗229聯隊,並以赤柱炮臺9.2英吋大炮阻止日軍推進,結果在12月26日確認投降令。
日軍將領、港督及守軍總司令莫德庇在九龍半島酒店燭光下簽降書,18日保衛戰結束,但新界東江縱隊開始活躍,對日治政府做成壓力。
雖然當時的港英政府及其下的主力部隊悉數投降,可是在新界的地區一些軍、民仍不斷進行零星的游擊戰,繼續與日軍維持抗爭關係。

港九大隊
東江縱隊,簡稱港九大隊,成立於1942年2月,是一支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由香港新界原居民子弟組成的游擊隊,成員包括農民、學生和海員,主要於新界西貢一帶活動。

1945年,港九大隊在香港邊界附近行軍
在1941年日軍進攻香港時,港九大隊從200人擴展到超過6000人。在英軍撤退後,港九大隊隊員獲取被英軍丟棄的武器,並在新界及九龍建立基地,同時在西貢墟建立地下聯絡係統。而第三個和第五個分支在蔡國梁之下,被派遣到香港和九龍,由隊長黃冠芳和副隊長劉黑仔帶領,統領香港及九龍的抗日武裝鬥爭,並讓中國獲取日本對華南、臺灣和東南亞的戰略機密。
港九大隊屬下有短槍隊和幾個區中隊,積極開展城市游擊戰。直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8月30日,英國太平洋艦隊司令夏愨(Cecil Harcourt)率軍艦抵港,港九獨立大隊奉命於9月28日發出宣言,向港九同胞告別,一周內撤出港九地區。該隊大部人員後來隨東江縱隊北撤,一部分留在香港堅持地下鬥爭,還有一部分人員復員。

英軍服務團
英軍服務團(British Army Aid Group)由原香港大學教授賴廉士上校(Lindsay T. Ride)組建,負責收集日軍情報、接送重要人物潛出或進入香港。成員包括戰後新界理民官何禮文及戰前擔任華民政務司的麥道軻等。1942年7月,英軍根據賴廉士上校的建議組成這個援助小組。1941年12月底,所有英國人被送入了香港的戰俘營時,賴廉士上校成功逃脫並到達重慶。其後,他將英軍服務團的總部設於曲江,並視廣西為華南的前線基地。他們的貢獻主要從戰俘營中協助戰俘逃脫,並走私藥物和其他必需品進出戰俘營,亦組織了智囊團。過程中,英軍服務團獲得東江縱隊積極合作和保護。
日治期間,英國政府允許盟軍轟炸香港,因此一直有盟軍戰機空襲香港的日軍據點,但間中誤中民居,造成傷亡。其中最嚴重一次是誤中紅磡一所正在上課的小學,幾乎所有師生死亡。灣仔區的民居也經常被誤炸炸中。然而根據香港作家小思在《香港的憂鬱》一書的印像,香港市民一般都不反對盟軍轟炸。

3. 戰役結果
1941年12月25日,在港督楊慕琦帶領之下,一眾英國殖民地官員渡海親身前往被日軍佔據的半島酒店的三樓的日軍總司令部投降。酒井隆隨即暫代香港總督職務,直到磯谷廉介接任為止。此日由於亦為耶誕節,因而香港市民稱為“黑色耶誕",自此香港人口中的"三年零八個月"香港日治時期從此展開。
到1942年2月20日,日軍中將磯谷廉介成為了首任日治時期總督,香港正式淪為日本佔領區。
在英軍主力部隊選擇投降的同時,約15名英國高級軍官及30多名其他官兵與英國情報官員選擇跟隨當時中國駐港的最高代表——中國海軍中將陳策乘快艇從香港突圍。最後成功經廣東惠州、重慶、緬甸抵達印度。陳策亦因此獲得英皇授予爵級司令勛章。
在香港保衛戰中,盟軍共陣亡2113人,8500人被俘。日軍共陣亡706人,1534人受傷。
1941年11月,加拿大軍方從溫哥華為香港派駐兩營援兵,共1,975人。他們大多未完成訓練,且未裝備重武器。最終有557人戰死,餘者成為日軍的戰俘。
加拿大援兵包括:
溫尼伯榴彈兵部隊
加拿大皇家來福槍團

當時香港的防禦戰略要塞包括:
黃泥湧峽
鯉魚門

戰俘被關押在以下地方:
赤柱拘留營里的戰俘
深水埗軍營(後來改為越南船民營,位於今日深水埗西九龍中心和附近的居屋屋苑)
柴灣小西灣
橫濱軍營
福岡軍營
大阪軍營(日本)

1945年8月日本投降
香港重新由英國管治,被囚的加拿大士兵也獲得釋放。生還的加拿大援港士兵其後成立了香港退伍軍人會。其中包括羅遜准將的280名陣亡加軍葬於柴灣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日軍年12月26日在港島北岸進行入城步操
二次大戰英國在遠東的防衛重心是印度,前線的重點則是新加坡。香港作為孤懸在南中國的城市,在日本的包圍之下不單缺乏長期防守所需的縱深,亦沒有戰略上的實質作用。對兵力緊絀的英國來說,防守香港已是鞭長莫及。香港的陷落,早已是在英國的預計中。
事實上,戰爭開始前曾經有人提議宣佈香港為不設防城市,以減少無謂的損失。1941年1月當英國遠東總司令要求向香港增援兩個加拿大營時,邱吉爾亦一度認為是無意義的犧牲而提出反對。

4. 歷史影響
香港保衛戰的結束,對各陣營均產生影響:

香港
淪陷使香港暫時脫離了英國的殖民地管治,展開了3年零8個月的香港日治時期。

英國
香港的陷落早在英國預料之內,然而由於陷落的迅速,使英國方面重新評估其在東南亞的防衛策略。然而,其後英屬馬來亞、新加坡等地亦相繼迅速陷落。

日本
開戰之時日軍預計需要半年時間才能攻陷香港,但戰事於不足一個月內結束,對日軍而言是意料之外,因此某程度上這次勝利振奮了他們的士氣,並加快其攻佔東南亞的進度。

中國
香港被日本控制後,使中國大陸地區少了一個資源補給的中轉站,對抗戰構成一定負面影響。

 

 

香港保衛戰與西灣砲台歷史考察

目錄
1 .課程設計
2. 教學案例
3. 第一堂簡報: 香港保衛戰簡介
4. 第一堂簡報: 西灣砲台
5. 第二堂簡報: 西灣砲合考察與考察報告
6. 附件一: 〈18天戰事〉
7. 附件二: 〈西灣砲台〉
8. 附件三: 〈西灣砲台遺址考察工作紙〉
9. 附件四: 〈鰻魚門砲台〉
10 附件五: 〈鯉魚門主掌管變旅遊景點〉
11. 參考資料

教學對象:學生(約三十人)

已有知識:
二次大戰的歷史
二次大戰時期的香港史

教學時間:
四課節(每節40分鐘)
三個小時考察

教學目標:
1. 本地文化承傳硏習的教學活動。
2. 介紹二次大戰中,香港保衛戰的經過,譲學生認識香港也是二次大戰的戰場之一。以其中一個軍事防禦點(西灣砲台), 讓學生理解當時的情形。
3. 介紹西灣砲台的歷史,讓學生了解西灣砲台在香港二十世紀軍事防衛措施,特別在香港保衛戰中的角色。
4. 通過考察,讓學生體會西灣砲台的歷史價値,欣賞歷史古蹟,提高學生對歷史文物的保育意識。

西灣砲台用作考察對象的原因:
以遺址的重要性和保留的完整性來說,鯉魚門砲台更理想,但該遺址已改建成海防博物館,得到很好的保存,若用作考察對象,學生發揮想像和創意的空間較少,而該博物館也很容易前往參觀,學生可以課餘自行繼續研究。相對於其他軍事措施遺址,西灣砲台所處之柴灣山已開闢為晨運徑,較易到達,保留下來的防衛措施也較集中和完整。較方便帶領學生考察,也較容易確保學生安全。

教學流程:
第一堂:簡介香港保衛戰經過和西灣砲台歷史
第二堂:簡介考察流程、注意事項以及考察報告指引
西灣砲台遺址考察
第三堂、第四堂:學生考察報告分享

考核標準:
工作紙 20%
考察報告 80%

 

 
 

 

 

 

 

 
 同禦鐵蹄 香港的抗戰歲月

 
 
 
 

 

 

 

活動主題:抗日戰爭中的香港

探討內容:
1. 探討香港在二次大戰中淪陷的因由
2. 了解在抗戰期間的社會面貌

設計目的:
1. 透過多樣化的活動設計增強學生對課題的興趣和了解
2. 運用不同史料(包括口述歷史,報刊和有關的電視節目片段) 訓練學生從多角度分析歷史

活動設計:
1. 角色扮演 ---- 投降 不投降
2. 史料鑑別 ---- 假如你是讀者
3. 史料對照 ---- 口述史和報章工作紙
4. 影片史料 ---- 戰爭電影廣告工作紙
5. 錄像史料 ---- 漫長的三年零八個月 ( 香港電台鏗鏘集 )

投降 不投降
教學對象:學生
配合課題:抗日戰爭
教學目的:讓學生了解香港為何會進入三年零八個月的日佔時期和淪陷的原因

教學重點:
1. 學生透過不同的角色去了解香港為何會投降,誰的角色或角度影響最大
2. 讓學生權衡輕重然後作出決定,並體會作任何決定都會出現兩難的感受

教學形式:角色扮演
教學時間:3個階段可分拆成3個獨立的課堂活動,每階段約10分鐘

教學活動:
教師把學生分為10組,每組4人,每兩組重覆扮演一個角色

角色如下:
1. 香港總督楊慕琦 代表政治方面,著重從英國政府的角度去考慮香港應否投降
2. 三軍總司令莫德庇 代表國防方面,著重從軍事力量的角度去考慮香港應否投降
3. 商人 著重從經濟角度去考慮香港應否投降
4. 市民 著重從社會民生角度去考慮香港應否投降
5. 中國背景的記者 代表民族意識,著重從中國政府的角度去考慮香港應否投降

由日本向香港開戰分為三個階段;每個階段前均派給學生一些資料,由他們從代表的角色而去考慮是否投降,並寫出原因。
第一階段:1941-12-08 (日本向香港宣戰)
第二階段:1941-12-12 (新界已淪陷而九龍也於這天淪陷)
第三階段:1941-12-25 (港英政府投降)
每階段均可獨立抽出作一項活動,除了資料不同外,每階段均會重覆其運作過程,所以將三個階段合併來說明之。
每階段的討論和寫下理由時間約為4分鐘。每次小組討論完畢後,將他們寫上會否投降和理由的紙條張貼於黑板上,然後請每組講解原因。
老師可從政治、外交、民族意識、社會民生、經濟、軍事力量、市民的期望、日軍的宣傳等因素來歸納他們投降與否的理由或由此等因素引導學生去考慮是否投降。
問學生作出決定時有否兩難或進退為谷的情況,難在甚麼地方?
最後, 讓學生思考他們的決定與史實又是否相同?原因何在?這段歷史中投降與否的最終決定權究竟在誰手裡?